“五一”出游需求旺盛 考验疫情下社会治理能力

来源: 法制日报  作者: 刘子阳
“五一”出游需求旺盛 考验疫情下社会治理能力

[导读]“五一”小长假临近,许多家庭希望去景区景点散散心。疫情防控形势逐渐好转的情况下如何安全出游?景区景点如何兼顾疫情防控与群众的旅游需求?疫情防控常态化举措对旅游风险管理乃至社会治理工作具有何种借鉴意义?

原标题:“五一”出游需求考验疫情下社会治理能力

“五一”小长假临近,许多家庭希望去景区景点散散心。疫情防控形势逐渐好转的情况下如何安全出游?景区景点如何兼顾疫情防控与群众的旅游需求?疫情防控常态化举措对旅游风险管理乃至社会治理工作具有何种借鉴意义?一系列新情况、新问题摆在眼前。

“常态化防疫的‘五一’小长假旅游出行,对于我国旅游风险管理体系建设和实践具有很好的实战意义,也对社会治理能力提出更高的要求。”中国科学院旅游研究与规划设计中心主任助理齐晓波博士说。

出游需求旺盛

“五一”假期,北京某保险公司员工许飞计划带孩子去陕西西安参观兵马俑。“我们住在西安朋友的空房子里,相对安全一些。”许飞说。

在京东金融工作的付博酷爱旅游,疫情发生后一直宅在家。这次假期他想去安徽黄山。

中国旅游研究院、携程旅游大数据联合实验室近日联合发布的《国人疫情后旅游意愿调查报告》显示,43%的被调查者有意愿在2020年上半年旅游,其中,选择5月出游的达到16%。而携程网发布的《2020“五一”旅游消费新趋势大数据预测报告》显示,“五一”期间机票预订量大幅增长,酒店租金成交额达数亿元,涉及景区超过4000家。

《法制日报》记者注意到,早在4月13日,针对旅游景区景点管理,文化和旅游部与国家卫生健康委就联合发布《关于做好旅游景区疫情防控和安全有序开放工作的通知》,明确坚持防控为先,实行限量开放。

万一因为限量导致无法进入景区景点游览怎么办?

辽宁省丹东市元宝区交管局的刘行对此表示理解。“配合疫情防控工作是公民应尽的义务,如果订不到景区门票,我和爱人准备带孩子在家附近的公园玩玩。”刘行说。

“疫情防控情况下景区限量开放是无奈之举,但限量应该可以提高群众游玩参观的质量。”许飞说。

常态依法防控

面对疫情防控常态化下群众出游需求旺盛的情况,不少景区景点拿出了对策。

湖北省宜昌市太清洞、百里荒旅游景区负责人陈明政告诉记者,太清洞、百里荒景区通过实行购票实名登记,做到人员可查询可追踪。防疫期间游客量严格控制在12%以内,日接待量达到600人时停止售票,洞内瞬间放行控制在300人以内,防止人员聚集。

“常态化疫情防控有利于景区管理,能够收到安全、规范、有序的治理效果。”陈明政介绍说,旅游警察长期驻守太清洞、百里荒景区,协同开展疫情防控工作,排查旅游安全防护隐患。若出现纠纷及突发事件,则配合景区及文旅部门及时妥善调处。

“北京野生动物园已经做好充分准备迎接‘五一’客流高峰。”北京野生动物园党委书记余绍彬说。

记者了解到,3月27日恢复开园后,北京野生动物园执行监测、防疫、分流疏导措施。园区每天限流1.5万人,而且实行网络预约实名制购票,扫码自助入园,减少了游客聚集风险。游客进入停车场前,工作人员会对其进行体温测量、身份信息登记。售票处、检票处及安检口、排队乘车处均设置一米线标识,配备免洗消毒洗手液。

“在游览高峰时段,景区实施分流疏导,采取分段入园方式,推荐步行游览区的南线、北线两条游览线路。同时,降低观光车乘坐人数,增加乘坐间距,并且对每班次游览后车辆进行消毒,保证游览安全。”余绍彬说,北京野生动物园明确规定,室内场馆循环开放,参观人数不得超过50人。

“除了对游客严格检测外,对员工的监测和给动物消毒也不能放松。”余绍彬说,园区对每位在岗员工实行入园、上岗、出园体温“三监测”,上岗前发放相应防护用品,定期核查个人出行轨迹和健康码,确保员工安全。

北京野生动物园有5000多只来自世界各地的珍稀野生动物,每日闭馆后,工作人员要对展馆进行清洗、消毒。每周对动物兽舍消毒两次,动物食槽、水槽每日消毒。“通过采取这些措施,相信可以做到疫情防控和游客需求两不误。”余绍彬说。

带来全新启示

各地应对疫情防控常态化情况下“五一”小长假的新举措,对今后景区景点的管理乃至社会治理工作,也将带来一些新启示。

华侨旅游学院副教授殷杰告诉记者,疫情暴发前,“五一”“十一”等法定节假日,多数景区都会出现客流量大、管理难度大、管理压力大的问题。常态化防疫下,按照文旅部、国家卫健委的相关要求,旅游景区接待游客量不得超过核定最大承载量的30%,一定程度上缓解了景区的管理压力,能够有效针对游客进行安全管理。类似的做法,疫情结束后完全可以常态化。

“旅游景区恢复开放后,通过建立完善预约制度,推行分时段游览预约,引导游客间隔入园、错峰旅游,严格限制现场领票、购票游客数量,有效推动了景区的智慧化管理,为解除疫情防控后的景区大客流管理奠定了基础,进而形成包括风险识别、风险预防、突发事件应急管理等在内的科学化、系统化的安全管理体系,一定程度上助力景区提升安全管理能力、完善安全管理体系。”殷杰说。

为做好疫情防控常态化工作,许多景区景点制定了临时规定,而且,这些临时规定已经经过合法性审查。“这些经验告诉我们,日常工作中制定约束性规定时,必须符合相关法律法规、政策文件、行业标准,必须确保临时性规定合法合规。”殷杰说。

齐晓波说,以前,我国的旅游景区很少进行针对性、系统性的旅游风险管理规划建设。此次常态化疫情防控工作,对旅游业提出了更高的管理要求,对于我国旅游风险管理体系建设和实践具有很好的实战意义。

中国人民公安大学首都社会安全研究基地副教授王建新则认为,常态化是针对整个疫情防控过程而言,是疫情防控的阶段性措施,当疫情形势发生变化时,常态化防控措施会随之调整。疫情结束后,生产生活秩序会恢复到之前的状态,不应将常态化理解为社会治理措施的常态化。

(见习记者 赵婕 记者 刘子阳)

责任编辑:李梦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