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流动性大 扎堆旅游不利于新冠肺炎疫情的防控

来源: 人民网  作者: 刘发为
旅游流动性大 扎堆旅游不利于新冠肺炎疫情的防控

[导读]旅游流动性大,人群交流频繁,扎堆旅游不利于新冠肺炎疫情的防控。虽然春天的脚步近了,但还未到扎堆出游时。

原标题:未到扎堆出游时 

文/刘发为

旅游流动性大,人群交流频繁,扎堆旅游不利于新冠肺炎疫情的防控。虽然春天的脚步近了,但还未到扎堆出游时。

目前,防疫已进入关键时刻,因为采取了及时的隔离措施,有效地控制了疫情传播与蔓延,但疫情尚未消除,采取隔离和区划管理以及有序复产复工是必须的。而暂时的隔离,也正是为了让将来的出游更健康、更安心。

今年春节,我像往常一样,从北京回到老家山东过年。因为疫情的影响,一回到北京,我便进入了隔离区,开始了为期14天的医学观察。

在隔离区中,我每天大多数时间被禁锢于一室之内。在脚步被按下了暂停键后,我从未像这般向往远方。

坐在几平方米的室内,我开始怀念曾经到过的远方。在手机中翻看着一张张照片,温州、三亚、重庆、鄂尔多斯、乌鲁木齐、芬兰、冰岛……这些在过去一年曾经去过的地方,无不让我产生无尽的遐想。

江南的花,是否已经含苞待放?内蒙古大草原上,是否有了一丝绿意?芬兰的夜、冰岛的风,是否还是那样迷人?

若不是这宝贵的14天,我可能都没有时间停下来,好好回想过去踏足的地方,回忆那一段段美好的旅程。想起在过年期间,我在家中将手机里的旅行照片投到电视屏幕上,一边翻看,一边给父母讲解,两位上了年岁的观众,看得聚精会神并感慨道:“感觉我们也去了一趟芬兰和冰岛。”

每一篇过去的文章都是未来这本书的序章。因为流去时光的宝贵,因为充满回味的过去,我向往能够在未来到达更多的远方。隔离也是战斗,也是对防疫做出了贡献,有许多人与我有同样的经历,大家对远方的向往也是共同的。最近在微信上跟朋友聊天,不少人都跟我表达了同一种意愿:等疫情结束,我一定要出去旅行。

我是一个喜欢自由行的人,之前每次准备出行,都会因此而费上一番脑子,也正因为此,我每次都很期待下一次旅行。每一个已经到达的远方,都让我沉醉;每一个还未到过的远方,都让我憧憬。那里有不一样的风情,那里的人,那里的笑脸,都让我充满期待。

如果说人生是一场旅行,我是一个旅行者的话,那么,在这趟长途旅行中,一个重要的使命便是认识我自己,丰富我的人生。脚下走过的地方越多越发现,我更想抵达的,是属于自己的远方,是自己内心向往的远方,更是内心希望自己成为的那个人。

虽然在隔离期间,我不能“行万里路”,但是,这不妨碍我“读万卷书”。原本,过完春节,我要去库布其沙漠出差,既然去不成,我索性打开了《春归库布其》这本书,抚摸着书上的文字,书中的场景变得立体,治沙人几十载的努力,换来了库布其的绿意盎然。我去过两次库布其,还要再去。

有向往的远方,隔离期间的生活也变得丰富多彩。除了读书和网上办公,用手机与亲朋好友交流感情和思想之外,对于喜爱体育运动的我来说,在一室之内,一样可以完成一些基本的锻炼项目。有强健的身体,才能到达更多的远方。

“飞翔的蒲公英,不是真的勇敢,是远方有呼唤;扬帆起航的船,不是为了走散,是寻找新的海岸。”我们向往每一个远方,因为我们对生活充满了热爱,对未来充满了期待。

再等等,切莫掉以轻心。现在短暂的隔离,是为了明天能看到更美的远方。再多一点耐心,再多一分坚持,我们便能早日向远方出发。

责任编辑:刘子恩